运动会的下午玩上同学的妹妹



    这一切都要追溯到那天下午,热死人的运动会刚结束,实在是不能明白爲什

    麽我们学校要把运动会定在这种鸟天气,又在这种鸟地方举行,还一连举办两天

    运动场挤满了人,因爲是联合运动会,还有别校的妞也会出现,从观衆席往下看,

    真的只能用肉林来形容。运动场里面各种货色都有,从高中职一到三年级,各校

    的男生女生加起来大概有九千多人吧?反正里面很挤,但视野还不错,带个望远

    镜就能看到很多精彩画面。因爲天气很热,相对的大家就穿的比较少,不论是高

    三的风骚女,还是才高一细皮嫩肉的小学妹,每个女生都是短袖短裤,有时候换

    个角度往上一看,五花八门各种顔色都有。运气好一点还能看到一小撮毛,或者

    是小嫩穴的一小角。



    运动会本身非常无聊,除了看那许多胸部在眼前晃动,还真的没什麽。虽然

    大家都穿短袖,但也不会露乳沟,两天下来还真的积了不少怨气。好在第二天的

    下午,有同学提议要到洁儿家,让我顿时觉得其实运动会也不是全然都是坏的。



    洁儿有着逼近170的身高,瘦长的身材,但从小不知道学柔道还是跆拳道,

    反正很爱打人,事情有纷争往往用武力解决。当然因爲从小就学习那种妨碍身体

    正常发育的武术,使得她胸部意外的小,用不专业的介绍,就是A。她全身上下

    除了那修长的美腿之外,没有任何可取之处。长的也算很普通,应该说非常普通。



    第二天的下午我们就这样一行人浩浩蕩蕩来到洁儿家,其实也不过六个人,

    四男二女。扣掉我不算,三个男生两个娘,一个笨。两个女生一般不吸引人,所

    以我也就不抱持任何邪念。运动会在四点结束,洁儿家离运动场并不远,走路二

    十分锺不到就能到。一栋特别的公寓,夹杂在许多奢华透天厝之中,一路走进去,

    我一直以爲洁儿家很有钱。等到来到家门口时,我失望了,进门后,我简直是后

    悔到不行。里面又小又破又旧,其实什麽都没有,没有电视,电脑没有网路,冷

    气据说两年没开过。洁儿的房间很小,与其说是房间,也就只是一个隔板跟客厅

    隔开,里面搭了一个蚊帐,感觉就很穷酸。我们在里面晃了一下,室内大概有二

    十来坪,不大,真的不大。一个主卧室,一个小房间用板子隔开分别是洁儿的弟

    弟跟妹妹用。一个仓库放了一台电脑,好像还是windows95还是98,

    反正没有网路。厕所的磁砖异常破旧,感觉就像是回到80年代的眷村。墙壁上

    挂满各种吊饰,贴了一些周边发黑的贴纸,我看了直摇头。虽然说洁儿家很破旧,

    但还是有一样东西吸引到我的目光。没错!!就是厕所。



    洁儿家的厕所很小,浴缸里放满水,平时拿来沖马桶,洗澡就站在里面,超

    省。离浴缸不远处,大概是接近门的距离,放了一个小篮子,里面放的很多衣物,

    看起来是脱下来準备要洗的衣服。我瞄了一眼,发现里面有件粉红色小裤裤,看

    起来很年轻,一看就知道不是洁儿她她会穿的款式。这种感觉也不像是洁儿的风

    格,我实在没办法把可爱粉红色小裤裤跟洁儿那暴力的性格划上等号,在我短暂

    的推论下,这应该就是她妹妹的了。我撇了一眼,并没有马上拿起来,如果她妹

    妹很正,那就赚到了;但如果她妹妹比她还糟糕,那我还真的就亏大了。我盘算

    了一下后决定暂且不动,稍稍撇个尿,洗个手就出来了。在我上厕所的同时她们

    已经决定要到离洁儿家不远的昂贵速食店解决晚餐,大家决定后没有异议,所以

    也只是知会我一声。反正在运动场累了两天,又没有看到什麽正妹,就吃点垃圾

    食物来犒赏自己吧!



    跟麦当劳相似招牌却是从日本来的速食店让我们从快五点呆到快九点,大家

    一边吃一边聊,不知不觉竟然过了四个小时,加上隔天又连放周休,大家就索性

    玩个痛快,决定买点喝的回洁儿家打牌。虽然大家都已经高三,但里面居然只有

    我满十八,所以也就很自然的由我来买酒了。时间很快的进展到洁儿家,很莫名

    其妙的因爲洁儿的父母亲出去玩,所以我们就顺理成章的在她们家打牌,酒瓶散

    落一地,本来就很乱的洁儿家看起来就跟工地现场一样糟糕。



    打到最后天昏地暗,根本没有人知道现在是几点,地上酒瓶越积越多,我受

    不了站起来想出去透透气。一路走到门口都被酒瓶跟零食挡住去入,随脚踢开档

    入的瓶子。



    「喂!再帮我买两瓶。」洁儿对着我大喊。



    「顺便!顺便!」旁边的有点娘的轩瑄对我大喊。



    「靠腰唷,你们还想喝阿?」我掏出钱包看了一下,还有点钱。



    「台啤唷!!碰!」洁儿一边打着麻将还一边不忘叫我买酒回来,她脸红到

    不行,根本就已经醉了。



    我绕过重重小路来到对面街上的7- 11,一路上一堆小孩子还不回家,在

    马路上閑晃。我拿了罐茶里王,先到柜台结了账,现在一小罐就要25元。我结

    好账,顺手将瓶盖璇开,这时进来了一个小妹妹,看起来很稚嫩,大概只有国三

    或是高一吧?刚刚麻将打太久,整个眼睛已经有点麻木,只能隐约看出这妞很白,

    就这样。她绕过我走到一排不知道卖什麽的前面看了很久,我点了点钱,剩下三

    张国父,大概只够买五罐吧?我再度回到冰箱前,拿了两罐葡萄冰火跟两罐台啤。

    这时刚刚那个白妞也来到我旁边,她贴我贴得很近,这时我已经能清楚看见她的

    面容。这妹妹长的还算标致,留着一头长发搭配斜浏海,身穿一件褐色衣服,以

    及一件斑点白色大外套,又勾着一个米白色大包包,她穿的那件裤子真是短到不

    行,把她整个白皙的脚展露无疑,再加上褐色马靴,全身都是简单的色调。她站

    在我旁边,应该也是要拿酒吧?我拿完后看了她一眼,她回我一个露齿的微笑。



    「喝什麽?」我问道。



    「冰火吧!甯蒙的!」她的声音真嗲,让我整个人酥麻起来,我用我仅存空

    閑的右手无名指跟食指夹了一瓶冰火给她。



    「谢谢。」她说。



    我们两个走到柜台前,她看了我一眼,眼神透露出「谁先结帐?」的讯息。

    把妹无数的我怎麽可能看不出来?我用下巴指了一下柜台「你先吧!」又给她一

    个任何女人都没办法抗拒的微笑。



    「谢谢。」这是她第二次跟我说谢谢。



    她先结好账走出7- 11,原来她刚刚一开始进来先去拿了跟棒棒糖,她后

    来一直咬着那跟棒棒糖。之后我结完账,走出7- 11发现她还没走,还在等红

    绿灯。她看到我出来又对我笑了一下,小啜了一口冰火,动作超可爱,不输冰火

    广告里的妹妹。我们两个人过了红绿灯,一路上一直走同一条路,最后一起转进

    了洁儿家的巷子。



    「你也住这里吗?」她侧着头问我说。



    「没,来同学家。」我们两个人并肩走着,最后居然一起来到洁儿的公寓下。

    「原来这里居然有住这麽正的妞,这样以后可以常来了。」我心里想着。我们绕

    过小中庭一路到D冻的电梯,她还是跟我走在一起。洁儿家的电梯还算先进,一

    段时间后就会自动回到一楼,我们两个人进了同一班电梯。



    「几楼呢?」她问我。



    「五楼。」我说。



    「这麽巧,我也是五楼。」她可爱的笑容依旧,棒棒糖在嘴角晃动着,好像

    在勾引我一样我只是给了她一个微笑。



    出电梯后共有三户,我想说要看她是哪一户的所以让她先走,没想到她居然

    就这样一路走到洁儿家门口,这令我超意外。「掰掰!」她笑着挥挥手对我说。



    「这就是我同学家。」我笑着说道,不知道我现在应该是要怎麽压抑我的情

    绪?没想到这妹妹居然住洁儿家,该不会她就是洁儿的妹妹吧?我瞬间闪过这个

    念头,如果是的话,那我不就赚到了?她插进钥匙转了转,回头对我说「门没锁

    唉。」



    「我刚刚出来有锁。」我说道。



    我们两人就这样打开门,映入我眼中的景象让我很意外,怎麽只剩下洁儿?

    其他人勒?而且洁儿已经躺在沙发上了,看起来早就没有意识。



    「姊~姊~」她摇着洁儿说道。



    「不要吵我拉!他们回去了。」洁儿甩手挥开她,醉醺醺地说道。



    这下我跟她都无言了,那我买酒干嘛?花的还是我的钱……洁儿的妹妹已经

    放下包包挂好外套在整理地上的垃圾,原来她里面穿的又是一件褐色短t,看来

    她真的很喜欢褐色。她的香肩外露,嘴里还含着刚刚的棒棒糖。我看了看她,决

    定我放下刚刚买的酒一起来整理,地上真的是乱到不像话,还有波卡的屑卡在缝

    隙里她试图要将它抠出来,但终究是徒劳无功。我也就趁着这个机会往她靠过去,

    她身上真香,刚刚一路上还闻不太出来。



    「你现在几年级阿?」我找话题问道。



    「国三阿!」她的声音越来越爹地传进我的耳里,我已经没办法在忍耐,但

    我深呼吸口气后,还是决定压下我的兽性。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一边收拾着地上的

    垃圾,一边閑聊着。原来她是我的学妹,还是国三才15岁,叫陈诗婷。明明就

    是洁儿的妹妹,怎麽跟洁儿有这麽大的反差?完全就是又乖又正。过了快半个小

    时,我们终于把垃圾装满整袋,我看了一下手机,已经一点半了,我差不多也该

    走了。



    「我先去洗澡唷。」诗婷手上拿着衣服对我说道。



    这根本就是在诱惑我?她走进厕所后,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沈思着,洁儿仍

    然是呈现昏睡状态,我现在想要上了她简直是轻而易举,可是我完全没有这个动

    力。不对,我在这里干嘛?我猛然惊醒,这房里只有我跟洁儿以及诗婷,洁儿早

    就昏迷不醒,诗婷又在厕所,我随时都能上了她。这时我的理性已经完全消失,

    我也不想去管会有什麽后果,我走到厕所门口,里面没有水声,我敲了敲门。



    「嗯?」诗婷可爱的声音说道。



    「诗婷,你开始洗了吗?」我问道。



    「还没唷!怎麽了吗?」



    「没,我想先上个厕所。」我说道,当然这上厕所只是个藉口,一切都是爲

    了让她开门。



    叩!的一声,诗婷打开了门,她已经脱掉那本来的褐色短t,上半身仅剩下

    一件粉红色小可爱以及小可爱下的内衣。诗婷把门拉开,要走出来让我进去,但

    我按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拉进厕所,反手将门关上。



    「做什麽?」诗婷说道,她脸上完全没有任何的惊恐,反而在微笑,我让她

    靠在墙上,轻声对她说道「闭上眼。」这是勾任何女生的第一步,再来就要看她

    的反应决定我接下来的步骤,没想到她却很干脆的把眼睛闭上。我轻轻的在她的

    嘴上亲了一下,她脸上没有任何惊吓,反而露出高兴的微笑。



    「好甜!」我说。她笑了笑对我的嘴又扑了上来,这是我遇过最主动的妹妹

    了。



    「哈!好害羞唷!」她说道。



    「很甜呢」我说。



    「很甜吗?」她笑着说。



    「是糖的味道。」她笑着说。



    「很喜欢吃糖吗?」我问。



    「嗯!」她笑着说。



    「真可爱!」我抚摸着她的脸说道。



    「但更喜欢接吻。」她肯定的说,这也太主动了吧?让我突然考虑要不要进

    攻。



    「很常接吻吗?」我问道。



    「没有唷!这是第一次。」她说。



    「刚刚不是试过了?」我边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



    「再一次!」她要求着我,我搂着她的腰,再度亲吻着诗婷,这次我没有收

    敛,完全地展开攻势,用舌尖挑逗着她的舌头。



    「怎麽样?」我问道。



    「好特别的感觉。」她说。既然已经有感觉了,就让她更强烈吧!我们两人

    舌头教缠着,我开始摸着她的胸部,缓慢搓揉着。



    「嗯~」诗婷的香唇被我堵住,小声地呻吟着。我开始不规则的搓揉,抚摸

    中带点挤压。她被我挑逗着腰挺了起来,双手不知道该放哪里,干脆住我的腰部。



    「有做过爱吗?」我问道。诗婷先是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我给了她一个最

    温柔的吻,然后缓缓的将她的小背心脱下。她背心下的是一件粉红色玫瑰图样的

    白色小内衣,诗婷的奶很小,毕竟才15岁,整个小躯体嫩到不行。我解开了诗

    婷的胸罩,不忘一搓揉着可爱的小乳房。同时我脱下身上的蓝色条文衬衫以及鬼

    洗的牛仔裤,剩下一件四脚裤还在我身上。我一边吸允着诗婷的小乳房,一边帮

    她脱下那小短裤,短裤下完全素白色的小裤裤以及那白皙到不行身体腰,让我的

    阴茎更加膨胀起来。我蹲在地上拉下诗婷的小内裤,那完美的小穴完全程现在我

    面前,我双手摸着她的腰,亲吻着她的乳头,她微微呻吟着。



    「脱了唷!」她看着我膨胀的内裤,伸手过来要脱我的四角裤。



    「脱吧!」就这样我让她拉下我的四脚裤,我那雄伟的阴茎就这样弹了出来。



    「好大,男生都这样吗?」她一边抚摸着一边说到。



    「嗯。」她的专业实在让我没办法想像她还是个处女,而且没接过吻,不过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我搂着她的腰走进去分离式的淋浴间,打开温水沖着她的身

    体。我一边亲吻着她的嘴,一边拿水沖她小穴,诗婷的呻吟声越来越淫蕩。我改

    用莲蓬头沖她的乳房,用手抠她的小穴。



    「很舒服吧?」我将莲蓬头交给她,让她随意沖着自己,开始我的手在她身

    上摸索。从乳房经过腰来到屁股,诗婷很瘦,屁股小到不行,我搓揉着柔嫩的屁

    股,我们两人舌头不断缠绕着。诗婷侧身对着我,好让我能一手玩弄她小穴,另

    一手能搓揉她的乳房。诗婷渐渐没办法回答我的话,我将莲蓬头的水量转小,挂

    在墙上喷向另一边,好像水声压过诗婷的呻吟声。诗婷转身靠着毛玻璃,我的双

    手能不住抚摸她的小穴跟酥软的乳房。



    「嗯~!」我让诗婷再度转向我,用力吸着她的乳头,左手在她的腰间抚摸,

    右手中指快速挑逗着她的小穴,来回反覆地摸着。



    我蹲下来改用湿滑的舌头舔诗婷的小穴,她呻吟的更厉害了,让我突然惊起,

    深怕会把洁儿吵醒。「嘘,小声一点。」我对诗婷说着,她只是「嗯」的一声,

    感觉根本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我的手贪婪地在诗婷的腰滑动着,慢慢地我将舌

    头从诗婷的小穴滑到大腿上,那白皙的大腿让我恨不得一口咬下,我一边舔,一

    边亲吻着。



    「会有点痛唷!」我一边吸允的诗婷的小阴唇,同时用双手抚摸着诗婷的大

    腿,她的身体已经让我分不出是在摇动,还是在颤抖。



    「嗯~亨嗯~阿!!」突然诗婷的小穴喷出淫水,整个灌到我嘴里,我贪婪

    的全部喝下。



    「舒服吧?」我摸着诗婷的乳房问道。



    「嗯~」她现在只能嗯、阿来跟我沟通,不论我做什麽都是「嗯~~嗯~~

    嗯嗯~~~阿~~嗯阿~~」



    「不行了~~」诗婷一脸舒服的叫着,她大概是真的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玩弄

    她的私处吧?她现在可以说是既羞涩又亢奋。



    「婀亨~嗯!」诗婷被我玩弄的神智不清,脸比刚刚的洁儿还红。



    「我放进去了唷!」我对着诗婷说道。



    「嗯!」她还是只能用嗯来回应我,反正什麽都是嗯、啊、哈,所以我也就

    毅然决然的结束掉她的女孩生涯。我轻轻的将龟头对準备我挑逗开的小穴,诗婷

    的阴毛还不算浓密,我先轻轻地在这鲜美的肉穴上磨蹭着,那酥麻的快感传遍我

    全身,这小穴怎麽能这麽柔软?我的阴茎这样来回滑动迟迟不肯插入,逗的诗婷

    脸颊泛红,眼睛也开始有些血丝,毫无保留地将双腿张开,把那肉穴对着我,就

    像敞开大门,叫我进去般。诗婷已经没有理智,她现在要的只是绝对的快感,满

    足她现在欲火高张的身体,她需要一根大肉棒充满她那淫蕩的肉穴。爲了不要让

    诗婷太过痛苦,我腰一个挺直,将肉棒的前半段插进了诗婷的小穴里。「阿!!」

    诗婷尖叫着,那淫蕩的叫声让我欲火跟着旺盛起来。诗婷的小穴已经被淫水充满,

    并不难进去,但里面非常的紧,跟以前用过学姐的穴比起来,想插到底简直是难

    如登天。我的阴茎前半部已经插入,哪有做爱只进去一半的道理?我双手抵着诗

    婷的腰部,在用力一顶。



    「婀~阿!!!!」诗婷又大声浪叫了起来,这时我知道已经没办法再往前

    了。我看着诗婷可爱的脸庞,她眼睛已经微微闭上,眉头稍稍皱着更是可爱。诗

    婷那狭小得肉穴跟她那可爱的樱桃小嘴一样,吸允着我的嘴唇以及阴茎。我晃动

    着腰部,让阴茎一进一出,诗婷红润的小穴也随着我的摆动规律的收缩着。诗婷

    的小穴柔嫩地吸允着我的龟头,我想拉出来一点,又被她吸了回去。



    「嗯~亨~阿~嗯~!」诗婷持续浪叫着,因爲被我搂着腰,身体跟着我晃

    动。这时她的小乳房比刚刚更挺,小乳头鲜红挺立,搭配粉红色的乳晕真是诱惑

    极了!!我在她的乳头上亲了一下,又咬着往后拉了一下。不出我所料,诗婷又

    叫了出来,这时我真的觉得我莲蓬头的水还没关是正确的选择……



    「嗯~阿~」诗婷的小蛮腰不断地扭动着,我知道是因爲太舒服,诗婷的淫

    水突然涌了出来,但这只是小高潮。我持续抽插的诗婷的小肉穴,我实在没办法

    去想像刚刚还是一个这麽乖巧又漂亮的女孩,怎麽现在却淫蕩成这样样子,而且

    还是洁儿的妹妹,如果洁儿知道这件事,岂不是打死我?虽然她肯定打不赢我,

    但那不知道几年的跆拳道还是空手道打我应该还是很痛吧?



    诗婷的淫穴持续含着我的阴茎,我的手开始疯狂的在她身上舞动,一下捏捏

    她的乳头,一下又拍拍她的屁股。诗婷的叫声中渐渐夹杂哭声,这时我仿佛从梦

    中醒过来,我知道我太超过了,毕竟诗婷还是第一次阿!我停下那疯狂的举动,

    渐渐改爲柔和的抚摸,并试图用我的舌头来安抚诗婷的情绪。我再度亲吻着她,

    缓慢着摸她的小奶子,现在我才发现,原来诗婷早就已经累到快没有意识了。既

    然诗婷已经累,让我就结束这一切吧!我开始继续抽动,让诗婷搂着我的腰,整

    个人趴在我身上。



    「婀~嗯~有……什麽要……!!」这是自从我开始抚摸诗婷后,她第一次

    发出除了声音之外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快高潮了吧!?我放慢速轻轻抽送着,

    配合诗婷的触感,让她的小穴一张一合能完全搭配。



    「婀~~阿~~!!」突然诗婷叫了一声,我的龟头感觉到被沖击的感觉,

    诗婷高潮了!随着她的高潮,她咬着我的肩膀,好发泄那第一次高潮的特别感觉。

    我加速抽插了几下,用力顶到诗婷小穴的深处,完整地射在里面。抽插的时间太

    久,让我腰部跟脖子都酸麻不已,诗婷则是整个瘫软在我身上。我*着毛玻璃墙,

    试图喘几口气,这时发现地上微微红点正在滴落。我将诗婷转过身来,用莲蓬头

    替她沖刷刚刚被我摧残的小穴,这时我可以肯定,她之前绝对是处女,当然现在

    绝对不是。厕所里面虽然有排气设备,但还是很热,让我已经分不清楚是水气还

    是汗。



    我们两个人洗了个简单的澡,诗婷换了一件她熊熊图案的可爱睡衣,我则是

    穿上我本来的衣服,走出浴室。这时我们发现洁儿居然还没醒,而且睡得很沈,

    我跟诗婷对看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地上还放着我刚刚买回来的冰火,但早就

    已经不冰了。刚好是两罐,我拿了一罐给诗婷,我们两人在沙发上座了下来,她

    靠着我的肩膀。



    「没想到能跟学长这样。」她说道。



    我转开了冰火的盖子,小小喝了一口,冰火不冰其实不太好喝。「你早就认

    识我?」我怀疑地问道。



    「其实我们在学校很长听到你的名字,只是没有看过你本人。」她说。



    「原来我这麽有名?我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爲什麽会大家都知道,我

    以前明明就只是个平凡的学生,不过当过几次班长跟风纪或是副班长之类的无聊

    职位,全校每班都有,也没什麽好独特吧?



    「很多老师都会讲到你,像是英文老师阿……就说过……%︿&*(!)@

    (#﹍*」诗婷那时讲什麽我已经想不太起来了,所以就带过吧。



    「唉,诗婷。」我说道。



    「嗯亨?」诗婷又是那个嗲音。



    「做我女朋友吧!」我说。



    「嗯!」她笑着说,摇了摇她的身体,整个人靠在我胸膛上。



    我摸着诗婷的头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时候已经快两点半了……我

    也不打算回家了。



    【学妹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