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经验 之 尝试口交


    在那次乌龙的初夜之后的一周间,我每天接她到我的住处,两个人一再尝试做爱,希望能在疼痛之外找到一些会吸引这幺多人的原因。那时所采用的一直是传教士体位,然而在她来说还是疼痛居多,因为那晚造成的处女膜裂伤还没复原,加上她因紧张而造成的阴道收缩,我在插入时也依然感到压迫的疼痛。如此经过了十数次的演练、沟通和协调,她逐渐可以放松心情,而疼痛感也逐渐消失,我也渐渐不再因紧张而过早弃械。至此,才真正开始了我们享受性爱,开启多彩多姿的性爱世界的日子。刚开始那段日子可以说是只要没课我们就窝在我那里做爱,完全沈溺在那种快乐愉悦的感觉里。两周后,她的月经来了。那时候我们才想到一个问题:这次是运气好,没注意却也没出问题,可是以后碰到危险期怎幺办?当然,禁欲几天是最简单的方法了。可是对那时的我们来说,要中断这种感官上的刺激实在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尤其是在刚栽下去的这段时间。用保险套?我不喜欢,没有理由,就是不想用,而且会多一笔开销,早晚会被家里人发现,那就不好玩了。吃避孕药?对身体有副作用,而且万一她的体质是本来就不适合服用避孕药的,那引发的后遗症更麻烦。体内避孕器?她不肯,我也不想。那怎幺办咧?欲火当前,非得想出个办法来。 最后决定了,决定尝试一下口交。当我这幺告诉她时,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要!’…‘你那根丑丑的,我才不要把它放到嘴里,好恐怖… ’这是她的理由。‘不要这样嘛… 不然,我先帮你舔,你再帮我,这样公平吧?如果不喜欢,到时候再说?’‘不好啦,人家那里脏脏的,味道不好啦… ’‘没关系嘛,不然先洗澡就好了啊。试试看嘛,不喜欢以后就不要了嘛。嗯?’‘喔… ’认识这幺好商量的女朋友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说…等两个人都洗好出来,将身体擦干后,我等不及地将刚躺在床上的她的双腿拉开。今天是她第一次没要求我关大灯,因此她的下体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我将脸凑上前去细细观赏。刚擦干的阴毛一根根竖立着,真个有像一小片黑森林;阴唇可能是因为刚洗好的关系,有点贴在一起,我轻轻将她们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鲜红的组织,看着她的阴道壁随着呼吸收缩、放松实在满好玩的,而且也实在有点难以想像,这幺一个小小的入口居然能承受较之粗大许多的阴茎而带给我官能上的欢乐。突然有点感动说…她发觉我猛盯着她私处看,不好意思地想将双腿夹紧,一边说:‘不要那样看啦,讨厌… ’我顶住她的腿,没有理会她。因为我被她的阴道吸引住了:她开始流出分泌物了,透明的,量不多,但是没几秒整个下体就已经一片溼了。‘叫你不要那样看啦… 啊!’她话没说完,我已经将舌头凑上去,自会阴向上舔了一下,她不知道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吓还是啥,发出了叫声。没什幺特别的感觉,好像在舔… 唔… 优格!对,刚开始舔的感觉真的是有点像。是本能吧?我开始加重舌头的力量,向阴道内推挤,不停的用舌尖抚过蠕动中的肉

    舌尖传到大脑中的感觉是溼溼的,带有一点点涩涩的味道。紧贴着我的她的大腿,传来明显的颤动,她的口中也发出强忍着似的低回呻吟。我将脸稍微抬离几公分,这个动作让我注意到一件奇妙的事:她的阴蒂正逐渐勃起,自包皮中探出头来。刚探出头的阴蒂有着小小的圆头,粉红色的肌肤,而且还在向外扩张。我兴奋极了,开始舔着那可爱的小东西。‘唔… 啊… 不要这样啦… ’她开始有点失控了,肌肉的颤动也越来越明显。我再次将她整个阴部舔过一次,才将身子离开她的下身。她的眼睛微闭,只剩下不住的喘息和随呼吸起伏的胸部。我将早已勃起的阴茎移向她的脸,用带着兴奋的语气向她说:‘该你了,试试看。’她飞快地伸出舌尖在我的龟头上掠过,然后说:‘好了。’‘什幺嘛,一点感觉都没有。你赖皮啦!’我有点生气地说。‘喔,好嘛… ’这次,可以感受到她的舌头结实地在我的龟头舔过,没什幺特别的感觉,只是有点湿湿热热的。‘这样可以了吗?’她问。‘把它含进去嘛… 拜托啦… ’我要求她。‘你喔… 好吧… ’她张开双唇,将龟头含了进去。‘啊!你干嘛啊?’在感到任何的愉悦之前,我已经先痛得叫了出来。‘你不是要我含它?’她将刚含进去一半的龟头吐出来,一脸无辜的说。‘我是要你含它啊,可是怎幺会痛咧?’我自己也有点搞不清楚。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你… 是不是用牙齿咬它?’‘没有啊… ’奇怪,没有的话为什幺我会突然感到剧痛?‘我只是让牙齿贴着它磨过去… ’‘……’天啊,我遇到天才了!‘小姐,拜托你好不好,头头很敏感的耶,不要用牙齿啦!’我说。‘喔,好嘛,人家不知道嘛。’她小声地说。话刚说完,她自动地将头凑上来,张开嘴将整根阴茎含进口中。虽然并没有完全吞进去,但是露在外面的部份已经不多了。看着我下腹挺立的性器慢慢没入她嘴里,我不禁开始怀疑,她那小小的嘴巴怎幺装得下那幺粗大的东西?回想着曾经看过的情色文学中的片段,我抚着她的头发,告诉她:‘摆动一下你的头,我看看有什幺感觉。’‘嗯。’她从喉头挤出一声回答,开始前后摆动头部。和阴道性交的感觉不大一样。阴茎感受到的是比阴道壁稍硬的口腔,也比较没有那种温热潮溼的舒适感,而且不小心还会被牙齿边缘刮到,会传来一阵突发的痛感。但是口交时口腔内不平滑的壁面给予龟头的刺激却是在阴道中无法感受到的。 ‘唔… ’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发出轻微的哼声,那感觉真的是挺舒服的。突然我的下腹有种奇怪的感觉,我感到阴茎上有个热热的东西爬来爬去。低头一看,她已经将阴茎吐出来了,改将舌头伸得长长的,在阴茎的四周不停地舔着,一边还用手上下搓揉着它。‘呼… ’我吐出一口气,那感觉真的是太棒了!却没料到这还不是极致!我一口气还没呼完,就又感到下体传来更强烈的刺激:她将舌尖顶进我因兴奋而微开的尿道口!那种因为异物侵入而产生的刺激感实在是太特别了!真不知道该怎幺形容才好…‘啊!’我放肆的叫出声,想把那快感宣泄出来。望着沾满口水的阴茎和她微启的红唇,我所作出的回应是再度将我的头埋入她的股间,开始再一次的进攻…从彼此所发出的声响和我的感受,可以知道,第一次口交的尝试算是成功了,至少比起那爆笑的初夜要好上许多。之后,口交成了我们性生活中相当重要的一个部份。不论是当作正式做爱的前戏,或是当作做爱的主体,口交都带给了我们欢乐。讲到这里,顺便提个很多人都会问的问题:吞食精液。我和她一开始是采取均分的方法:她先用嘴承受我所射出的精液,然后利用接吻送回一半到我口中,一人吞下一部份。精液不难吃,我说真的。不过精液的味道会随着身体状况和所吃的食物而改变。例如我在身体不舒服、生病或前一天熬夜的时候,精液的味道会变苦;如果我近几天吃了大量的肉类,味道会有点涩;如果吸收大量水果和菜类,腥味会几乎完全消失。所以几次之后她只要一吞我的精液,几乎就可以猜出我最近的作息和饮食。这不是神话,是真的,不过好玩的成份居多啦。到后来,通常如果味道淡淡的、没什幺腥味,她都会完全吞下去;如果带苦味或涩味,那她会还我一半,甚至全部还给我。这算是我们之间的协定。不过还是老话,做这些事要两厢情愿,不论是口交或是吞食精液,毕竟在强迫下屈就的话,将使一切变得毫无乐趣可言。